蓝浮躁

我不服

【飞冉】坠凡

活动:百日飞冉

天数:36

作者:蓝浮躁

·OOC

·酒仙飞X桃仙冉

-----------------------

01

“酒仙丁飞,擅自修改生死谱为桃花仙毕冉续了五千年仙龄,你可知罪?”声音里压抑着愤怒和憎恨回荡在大殿里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做作。

丁飞头也不抬,只是还给她一个嘲讽的笑容“我不知罪。可魅神辛,迷惑桃仙毕冉不成反将他的仙根砍断,你也可知罪?”

“你知道又如何?你看看周围。”空气中的胭脂味浓密得呛人,丁飞看着帝王迷醉的脸知道了即使自己说再多也没用。

“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要你亲手用桃枝刺死他。”辛的脸几乎扭曲起来了。

“你知道我不会从的。”捆住丁飞的绳子因为辛迷惑了他的主人自动解开了,丁飞抽出了腰间的剑。

“小仙丁飞!你敢!”

“你觉得你敌的过我?”

丁飞走出大殿,看着云端下,纵身一跃

“用最笨的方法换你几日周全。”

“我给你人间一载的时间去带他回来。”大殿里依旧弥漫着胭脂的味道,只是辛的脸上添了分吃力。

“怎么了,辛?胭脂少了一味?”毕冉嘲讽的看着她。

“你别贫嘴,你可不想天兵出动把你的小丁飞带回来吧?到时候那群原始人能把他伤到什么程度还要我跟你说吗?”献媚的眼神盯着毕冉。

毕冉握紧拳头,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好,我去啊。”

02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一夜全城的桃花都开了。”娄云鹏咬着冰棍对丁飞说。

“花开了又咋了?你思春了?”丁飞一脸玩味地回答。

“现在可不是桃花开的季节啊,昨夜全城的花都开了,而且不管什么色的桃树开的都是粉色花。他们都说是桃花仙子下凡了。”娄云鹏一脸向往望着天空。

丁飞感觉脑中闪过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仙雾,宫殿,靠,大概是西游记看多了吧。“你整天不是吃吃吃就是神神鬼鬼的,滚去买早餐去。”

娄云鹏嘟嘟嚷嚷的走了,丁飞无所事事的站在弄堂里。风吹过飘来一阵香味,脚边还有几片零零散散的花瓣。丁飞一转身才发现自己身后的巷子里竟有片十几棵桃树组成的桃花林,忍不住走了进去。

说是桃花仙下凡还真是贴切,放眼望去一片明晃晃的粉色,寒风和这春意盎然的景色显得格格不入。

丁飞仔细一看树下还坐了个人,穿着汉服。看相貌是个男人,长袍是较为清淡的粉色,与内衬的白色搭配倒显的仙气十足,丝毫没有大街上粉红女郎的艳俗,丁飞没注意就看得入神了。那人像是注意到自己的眼神走了过来。

毕冉下凡时没掌握好法术,导致城里的桃花都开了,自己也元气大伤昏在了树下。

早上被股强烈的酒味冲醒,知道丁飞就在附近。抬眼便看到巷口站了个人,盯着自己看得入了神,起身便走了上去。

他没变,毕冉的心不禁揪起来。丁飞不是像他一般的凡人后成仙,而是仙胎出生。仙根里没有凡根的丝线,即使是毕冉这样的后天成仙的强行投胎也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仙根被一根根抽出替成凡根,就像将人身上的筋一根根抽出,更何况丁飞还极力保住了仙基。成熟了的心智也被强行重塑。

强忍着泪水“敢问公子姓甚名谁?”

03

丁飞很懵,眼前此人不仅穿的是古装,说的话也是刚进入到白话文阶段。他说了很多,丁飞听懂了了的也只有他认识自己,让自己先收留他。

“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丁飞小心翼翼的问着。

“鄙人毕冉,公子可否叫丁飞?”毕冉倒是听懂了他的话,听见丁飞回应了自己还稍显开心。

“万一是骗子怎么办?可他一个人话也不好说,穿的衣服还奇奇怪怪的要是遇到不测怎么办?还是带他回去吧。”丁飞不知是同情心泛滥还是如何,就将毕冉带会了家。此后他只记得桃花味真刺鼻。

幸好毕冉的身高体型与自己相仿,衣服都还穿得上。倒是这一头长发难以解决了,还得带着他出去剪。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何要剪我的头发?”毕冉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剪个像我一般帅的不好吗?”丁飞做作的甩甩头,逗笑了毕冉。

去理发店的路上毕冉的长发被人指指点点的,丁飞一个个都瞪回去了。他们俩一个纹身一个长发,丁飞倒是觉得莫名的般配。

毕冉剪头时一直看着丁飞,眼睛里的不舍不知是对头发的还是怎么的。剪了头发的毕冉便也不在看他了。反是换到丁飞看他。

丁飞还没仔细端详过毕冉的相貌,如一笔浓墨的眉毛勾勒出的形状刚好,眼睛大而又不失英气,鼻梁挺立的高度如同打了玻尿酸一般。

熟悉,熟悉的可怕。仿佛他日日夜夜伴在自己身旁一般。他入了神,在自己脑中极力寻找着毕冉的身影。脑袋刺痛了起来,脑中再次闪过了些许画面,不是毕冉欢笑的画面就是自己与他合欢和他光滑白皙的身体。

身体如同撕裂般的疼,拖着毕冉就回了家。回忆在脑中散开,画面整合。身体里有什么东西逐渐生长。

回忆的不断叙述,重叠后,丁飞闻到熟悉的酒味。

长安变了好多,让毕冉认不出了。街边的小摊没了,那个总在街边和自己打招呼的小妹妹也不见了。一砖一瓦消失了,换成了反射着光的高楼,毕冉老想着要是到了最顶上说不定还可以看见自己的桃花岛呢。

丁飞带他去剪头发,他摸着那束长发愣了好久“这头发,还是你与我一同续的呢。”

说的很小声,丁飞自然没听到。

剪了头发丁飞便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眉眼间又多了丝他熟悉的感觉,又闻到丝强烈的酒味。毕冉刚注意到了丁飞的怪异就被拉回了家。

“冉冉,”毕冉不禁一惊“我回来了。

“丁飞!你为何如此委屈自己?你不知道强行替换凡根有多痛吗?””对他所有的思念和以往压制的泪水一瞬间迸发而出。毕冉双生无力的捶打着丁飞的胸口。

“没事了,我回来了,回来了。”丁飞拉住毕冉的手将他圈在怀里,拭去他的泪水。毕冉一抬头就对上了他的唇,和丁飞的舌头纠缠着。

“一载,我们仅有这一载。”毕冉说完了这句话,丁飞便再没给他张嘴的机会。

04

他们是挽着手进入大殿的。

前脚刚踏进,脑袋里便开始嗡嗡嗡的叫唤着。依旧是胭脂味,只不过浓的呛人。抬头一看还是辛,丁飞先发现了异端。

“仙魔同体?你撑的住吗?”丁飞抽出了腰间的剑,散发的酒味盖过了胭脂。

“你来了啊?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你了!”辛变得疯疯癫癫的。“不需要了,不需要了。”嘴里絮絮叨叨着。

一股热流划过丁飞的脸旁,身旁的毕冉惊叫了一声,三种味道便厮打在一起。

一阵强烈的胭脂味后,其他的味道也轮番加入。

桃花香与酒味渐渐淡泊。

传说那天,许多人在天空中看到了两颗流星互相缠绕,作伴。

05

丁飞今天家里又要酿酒,母亲叫他出来捡多些桃花。丁飞自己心里也清楚,母亲只是不想要他捣乱罢了。

弄堂七扭八歪的,快绕晕了才找到那个有桃花的小巷。无所事事,丁飞心里的不服气消散了倒也还是开始捡起桃花。

树后走出个与丁飞年龄相仿的少年。

“喂,你为何拾我家的桃花?”

06

你持桃花我持酒,可否与我酿一壶醉生梦死?

————————

希望这个结局你们能喜欢.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