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浮躁

我不服

就那么一顺手把人生第一篇壳贝删了,我先走一步😶

【飞冉】清醒天平


*一个叫丁飞和一个叫毕冉的人的故事,他们的身份无从考究。世界上有那么多同名同姓的人,更何况有平行宇宙,谁知道呢?

*文笔可怕。慎入

-------------------------

01

二十出头的丁飞有股年轻人特有的乐观,傻/逼的那种。

那时候他从不知道倒没倒闭的鞋厂里拉货回西安的时候熄火在了路上,还走的是他觉得可以畅通无阻的小路。

是笔小单子,鞋算上他脚上的一共也就二十来双。他正好卡在了西安和出发地的中间,不管从哪边叫钓车,都能把这批货的利润舔的干干净净。

幸好丁飞他的车载小音响虽然劣质,但也能放出他想听的屁。

他听着鼓点打火,发动机闷响又渐渐熄灭,他倒是不慌还挺嗨,还能从自己身上品出点公路片里的穷途末路中的狂欢和自由。

音响里播放了他不太熟悉的歌,歌名是all eyes on me,哦,是他从龙咆第二十期里一起下的。

“hate me or love me”

他听嗨了,于是又尝试着打火

“killer pussy”

在一阵震动后,五菱荣光展示了它应该有的面包车的雄姿。

正好卡着那个鼓点了,丁飞有些兴奋。
等他到了店里,货都没来得及卸,就打开电脑和那个合肥之子发了一条私信。

“哥们,新歌牛逼。”

02

丁飞自嘲,人老了就喜欢回忆。

他的年龄正随着呼吸向三十大步迈进着,没有他挽留的余地。

准三十恍惚了,不管是亲戚朋友聚会时有意无意的相亲话题,还是父母微笑时脸上的皱纹都无时无刻的提醒着时间不等人。

他能看见自己站在一个天平的正中央,两端是现实和梦想。他面朝梦想伸出一条腿,叫嚣着“我就是不服!”,但又发现自己好像迈不出步子,又进入矛盾的自检。

他没收着自己,又好像服了。

刘嘉裕夸他是红花会最清醒的时候,丁飞也想说是的,不过真累。

咔嚓

丁飞被从门缝里打出来的光刺到了眼睛。

“我刚想找你呢,怎么蹲门口抽烟了。”

03

白月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照进来的。就柔和的,能让他短暂地进入一个温柔乡。

丁飞拥抱了毕冉,他把脸埋在的毕冉散下的头发里,洗发水的薄荷冲破了嘴里烟的苦味。

穿得还算厚实的毕冉被门外一滚滚的热浪吹的快要出汗了,动动腿抬脚把门给踢上了。

“嗨,你这个还真不应景哈。”

丁飞的声音穿过发丝,刮过了他的耳畔。毕冉突然感觉到乏力,身子酸酸麻麻的。

冷气没灌到玄关,他只觉更热了。

04

这还是他们扭扭捏捏持续了一年的“兄弟情”里第一次搞到上床。

丁飞和毕冉亲吻过两次。

一次是在两人在录音室里给beat录采样时,一次是在超市被货架挡住的小角落。
无论是被丁飞一掌打飞出去的音轨,还是重重摔在地上变形的水果糖罐。都是被毕冉一秒秒的往回移,或者一颗颗的融化在嘴里。

这一次也依旧有些狼狈,俩人在一路啃到床上的苟延残喘里只剩下了不知所措。

丁飞直视着身下红着脸正平缓呼吸的毕冉,他眼睛里如同一汪倒映着星星的泉水,有力的向丁飞展示着什么叫不含杂质。

清醒的天平开始嗡嗡的发动起来,爱情使人盲目,可丁飞清醒,能迈出那一步吗?

毕冉撑起身子,用手勾勒着丁飞的眉眼,温度是真诚的炽热。
“我知道,我都知道。”
他牵起丁飞的手,虔诚地吻着。
“我陪着你,不论站在哪一边。”

丁飞凑向他,那是一个没有狼狈的,温柔的吻。

00

碰!

天平骤然倒塌。他脑中闪过十六岁时第一次听到说唱,许久前的晚风和长发,还有那个笑着的人儿。

人儿牵起他的手,不顾后果的在时间的轴上奔跑,却不撼动任何。那是不孤独的人才有的轻巧,这是丁飞第一次拥有。

这时候电影荧幕上应该有一个大大的花体“end”

不,他们不这么认为,这tm是个开始。

-------------
不要讨厌我啊

成为一个真真正正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给纯水大哥献祭的文评

水言:“献上品评者得天下。”
吾拖之,卡之,品下之,不知可否得之。

翻译:给您磕个山崩地裂惊天地泣鬼神入木三分的头了。
@纯水

花生

李京泽一步步走进了刘嘉裕设置的陷阱里,沉浸在他爱的蜜饯诱饵里,倾注了自己所有的天真。
不管他在床上对他说的倒底是bebe还是贝贝,在那个爱上猎人的李京泽耳朵里,都是他们爱着对方的证据。

因为他李京泽以为的相爱,所以撞见别人与刘嘉裕交欢时,也坚定不移。
“刘嘉裕爱的是我。”

刘嘉裕的玩法跟随着李京泽对他的爱意一步步上升,不知是不是快感刺激了神经,他觉得自己好像爱上李京泽了,柔软在心里发芽。

好巧不巧,他刺中了李京泽的心。
也许是他曾经对他说过自己不喜欢花生,或是他真如此相信像“贝贝”那样巧合。
爱意在他心里被一件件分开来仔细看,也许就不那么可信了。
他们像两个指针,李京泽不断拉进和刘嘉裕的距离,当他们快在终点相遇时,一颗花生卡住了齿轮。

这真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了!
我的视角与常人不同,我也天真的以为,只要在结局相爱了不论过程就是美好的结局,所以我为贝贝突如其来的清醒而惋惜。
可我又觉得刘嘉裕真的能维持喜欢吗?又为贝贝庆幸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太多,这篇文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我的爱情观。

Gone boy

李京泽的占有欲,一步步逼近着刘嘉裕。

柔软而又看来无害的他,用致命的一击又一击逼迫着刘嘉裕的神经。
他想要他是自己一个人的,真正意义上的自己一个人的,即使看着他的眼睛里会有绝望或者不安。

于是他出击,保证每一步都走的稳健,甚至不惜伤害自己。
他像抽丝一般将所有筹码摆好,没有全盘托出,而是一点点压垮刘嘉裕。

刘嘉裕也不傻,他也想反击。于是他忏悔了自己的出轨,又回忆了那些在他记忆里淡淡的与他的美好回忆。他知道效果到了,李京泽就会回来,他也有机会逆转结局,或者说逃出“恶魔”的魔爪。

可那句本该甜蜜又幸福的“我怀孕了。”成为了将刘嘉裕紧紧限制在围场里的大门。

这篇是我对贝贝的智谋深深地给折服了,一个为爱情疯狂的人是多么的可怕而又聪明。
那句“我怀孕了。”在我露出满意的微笑时又给我留下了一背的冷汗。

离家出走

李京泽在刘嘉裕的宠溺里,可以任性撒野。
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是刘嘉裕心里最柔软里的位置。撒野可以,但要是对李京泽自己没有坏处的事情,兔子拖鞋不穿脚要是受凉了怎么办?零食吃坏了肚子难受的是他去,心疼的是谁?

刘嘉裕出走后,被塞了一嘴狗粮李京泽又委委屈屈的穿上兔子拖鞋,心甘情愿地吃健康的食品。
生活里处处都有他的影子,处处都有他那份细腻的爱意。
李京泽如同一个觉得父母管的宽的小朋友,在意识到对方对自己的重要性之后就后悔又追悔莫及了。

他还有补救的机会,乖乖地去找刘嘉裕认错,两个人交心。
李京泽爱刘嘉裕,刘嘉裕也爱着李京泽,那么他就需要学会爱自己。

我真是太喜欢文章的最后一句话了:
李京泽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刘嘉裕不要他。


献祭成功!

来说说我对水哥的感情吧
我写的第一篇文是飞冉,质量是我觉得忐忑的那种。
那时候刚好在看疯粉,对着通知栏里的纯水愣了一会儿,之后就炸开了。

后来加了飞冉的群,真的是一个有趣又可爱的人。
后悔晚点才认识水哥,认识你和大家的每一天都超级开心。

全世界最好的纯水,我最喜欢你啦!

【百万】结局未知



 *奇奇怪怪的结局预警

*ooc

1.


白曜低着头对真正新鲜的椰子出了神,对面的女孩突然问了句:

“我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头上要刻个闪电?”




2.


在白曜隆头上还没有那道闪电的时候,就经常和王昊窝在工作室打游戏



王昊喜欢刺激的格斗游戏,按他的话说“打游戏嘛,不就求一个输赢的爽感。”

而白曜隆喜欢和妹子谈恋爱,收后宫的galgame。

王昊老戏谑他“像你就想和妹子整夜颠簸了。”



当白曜隆在第八次攻略女主失败,终于决定和他哥打格斗,王昊就从沙发上弹起来跑房间里去了


他以为他哥激动到需要进房间平复一下心情了。

正感叹自己以后就干脆打格斗算了,就看见王昊穿了个短袖连跑带跳地过来了


“哥,为啥打游戏你还要换个衣服?”白曜隆的视线从教程上转移王昊身上


王昊开启选角界面,突然响起的背景音乐把白曜隆吓得一抖

“格斗游戏激动啊,穿卫衣那玩意儿不得咔咔的流汗。而且西西哎咯码的袖子还那么长,碍事。”


白曜隆对花花绿绿的选角界面眯起了眼睛“那你为啥还老穿?”


王昊看着屏幕愣了愣,笑着对白曜隆说

“因为秀,个性,fashion。”






3.


白曜隆看到沙发上黑漆漆的一团,没带眼镜模模糊糊的,哦,原来是他哥。


他轻轻瞧瞧地挪到王昊身边,猛然往沙发上一坐。

“万万?哥?咋缩起来了?”


王昊庆幸,庆幸现在是冬天。

“这不,冷嘛。”


暖气片如同提前算好似的开始滋滋作响。



“哥,玩galgame不?”白曜隆不愿意被窒息般安静将他们掐死。

“玩啊……”王昊又把帽边拉了拉,确保自己的脸能埋在里面,伸手扒拉手柄。



“对她与npc约会的解释是否认可?”

“否”

“您以成功进入支线二”


“这个支线的结局是孤独终老啊,能不能回去啊。”白曜隆感叹自己果然不会玩游戏,他等着他哥嘲笑他。


“小白啊,支线开启了就不能回去了。”




4.


“小白?你在听吗?”

“啊?”

白曜隆回过神来茫然地盯着女孩的脸,啧,聚不上焦啊。


“我说,为啥你头上一直刻个闪电?”


白曜隆又好像进入了galgame,即使他的故事不能存档,也不能开启周目二。他既然要选,就选对他最重要的。


于是他笑着说

“因为秀,个性,fashion。”



5.


支线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两人都朝着看不见的结局奔跑。

究竟是到达同一个结局,还是在各自的终点互道平安,谁也不知道。

但是,他们仍旧是对方路线里最重要的npc。


-------------------



他们是全世界最好的

值得被喜欢,值得有最好的结局

【飞冉】可乐和可怜

 想了悟了很久的垃圾

极度ooc(夹了很多我自己对飞冉的理解。)

https://shimo.im/docs/ZYgH7o1SSwUHhO2Q

点这里↑





下面是很矫情一段话,建议大家走人



关于毕冉仙不仙和丁飞黏不黏人,我想起了一句我朋友的话“迟钝加善良加长得好看,不就是仙吗?”

毕冉不仙,他只是孤独了过长时间。他给了自己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外壳,来抵御自己的孤独感。他不善与人接触,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迟钝(从直播他有时接不上梗看出)


丁飞就像是一道光照进了毕冉黑暗的房间里,丁飞在毕冉身边是个不折不扣的话唠,他的举动让毕冉能在他面前褪去“仙衣”,变成一个能放肆大笑的凡人。

同样,丁飞在谁目前都不会脱下他那个靠贫嘴支撑起来的强大外壳,却愿意在毕冉身边露出最脆弱的一面。


丁飞会赖在毕冉身旁,仿佛有他在自己就会安心。

毕冉的一些经历,他知道了在一个人沉的时候身边最需要什么,所以他靠在丁飞的后背,笑着听他打趣自己,努力接上他的梗。


丁飞身边的毕冉变得快乐,不再孤独。
毕冉身边的丁飞是真正意义上的洒脱。

毕冉是仙,可在丁飞旁边的毕冉不仙。

丁飞不黏人,他黏的是毕冉。

这两个人,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天作之合吗?

新年快乐!
很荣幸认识各位,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聊的来的话题,我可能在此之前都只是奢望。
新的一年会努力更文给tag里产粮,也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飞冉】追光


没错追光,没有者🌚

不长,有会有另一篇丁飞视角的暗

给37@我不知会遇见你 ,希望你能在明暗里悠然自得。

---------------------------------------

01

毕冉小时候踮着脚,举着胳膊也够不着的地方有个窗户。

闹市区的街道总是少不了杂七杂八的霓虹灯。

彩色的光透过小窗户照进来,在墙上映出毕冉手掌大小的印子。

毕冉喜欢蜷缩在那一小块地方,让那一小块的光能正好照在他脸上。眼睛失焦,只有光斑在眸子内跳跃。

一丝丝光亮如此的美好,即使背后是打着丑陋低俗字眼的广告牌,也能让毕冉感到过从未拥有的东西。

黑暗会在十一点之后侵袭,所有的灯一同熄灭。灵魂在那一刻被抽离,酒瓶的碰撞声会重新充斥在耳边。

黑暗无需蔓延,早已扎根在毕冉心里。

02

毕冉拿着个背包就踏上了去西安的火车。想来也是搞笑,丁飞问他来不来西安发展,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他不后悔,这是自己脱离往事的唯一途径。

开灯睡觉被对床的小姑娘嘲讽了几句,也只是苦笑的回应着。

下了车,丁飞说到路口等他。走的时候穿过一片停车场,火车站的灯光渐渐暗淡,黑暗侵蚀着毕冉身体的每一处。

心跳加快,手脚僵硬,定在原地不得动弹。扯着身子挪到了路边。衔在地里的灯被土掩埋了不少,灯光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毕冉就地旁边坐下了,蜷缩成一团“还是没变啊。”矫情的眼泪即将要冲破眼皮的控制。

“毕冉……?”毕冉在臂弯里擦干了眼泪,应声抬起头。“是。丁飞吧。”声音里的颤抖不知丁飞听出来没有。

“嗯,是。对了这个给你。”丁飞在自己的牛仔裤里东掏西摸出一个小型灯泡。拔掉了发条,红蓝颜色的灯光开始轮流闪烁。

毕冉的眼睛聚焦在丁飞脸上,任由刺眼的红蓝色灯光在失焦区域闪烁。

光,不是只有一束啊。

03

毕冉盯着丁飞给自己留的灯很久,“这家伙,这么亮应该睡不着吧。”

轻轻起身,看着身边人拧起的眉毛,“果然啊。”

伸手把台灯关了,迅速钻到丁飞怀里。紧闭眼睛,摸舒展了丁飞的眉。

“冉冉?不开……”
“嗯,睡了。”

陈粒有首歌叫《光》,可歌词里却描述的都是“你”。
有人问为什么这首歌不叫为何你
“因为你就是光啊。”

--------------------------------

希望你们喜欢。

【飞冉】圣诞业绩

圣诞快乐呀🎅

快要一诊了还更 你们体验一下我的敬业吧
还不点那个小红心?
【花式骗赞】

OOC
圣诞老人飞X礼物小精灵冉
这个设定你们要是喜欢看应该会有后续
-----------------------------

01

“喂,这家是我送的!”丁飞拉住要走出壁炉的毕冉。

“你说是你就是你啊,这家的小家伙就喜欢我,”毕冉将手一挥就变小还长出了翅膀“把礼物给我。”

“这可是今年最后一单了啊,”丁飞把圣诞帽取下来,肥肥大大的衣服变成了收身的红色西装,胡子也消失不见“好好把握,我们俩的业绩就靠你了!”

毕冉拖上礼物跌跌撞撞地飞向圣诞树,小心翼翼的放下,迅速地飞了回来。对了,他还抓了一把桌上的茶叶。

“还拿茶叶,你还想受罚啊!”丁飞已经爬回了房顶。
毕冉撒娇似的吐了吐舌头,丁飞就不说话了。

02

他们俩因为以前贪玩的原因老犯错,一直没有升职,从八头麋鹿变成了一头到现在直接靠他们俩魔法驱动的铁皮盒子。

丁飞最喜欢的就是回去着一段路上。

天上嘛,难免走走停停的,而且车还是靠他的魔法操控的,什么突然急刹车毕冉靠到他身上都是常有的。

“卧槽,”这不,丁飞又在一个空旷的地方急刹车了“丁飞你故意的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哪敢啊?”丁飞眼神飘到云层里。“你看那儿有只鸟,哇好快啊。”

“哪里哪里?”
“咻的一下就过去了,你没看见。”

“你……”毕冉刚想要开口反驳他,耳根一红嘴角微微挑起就不再说话了。微微往丁飞身边靠了靠“天冷,靠着暖。”

反正丁飞这老逼之后就没有再急刹车过:)

03

“小冉冉啊,你是不是又犯错了。”丁飞看着手机说。

“谁是你小冉冉,又咋了?”毕冉刚刚把工作服脱掉。

“老总说我们俩又犯错了。”
“咋了你把消息给我看看?”

丁飞委屈巴巴的看着毕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去卧室。

“丁飞你给我过来!”毕冉大吼一声“你又在礼物里放杨幂签名照是不是!?”

-------------------------

一个小短打
圣诞快乐呀大家
希望你们喜欢

【飞冉】坠凡

活动:百日飞冉

天数:36

作者:蓝浮躁

·OOC

·酒仙飞X桃仙冉

-----------------------

01

“酒仙丁飞,擅自修改生死谱为桃花仙毕冉续了五千年仙龄,你可知罪?”声音里压抑着愤怒和憎恨回荡在大殿里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做作。

丁飞头也不抬,只是还给她一个嘲讽的笑容“我不知罪。可魅神辛,迷惑桃仙毕冉不成反将他的仙根砍断,你也可知罪?”

“你知道又如何?你看看周围。”空气中的胭脂味浓密得呛人,丁飞看着帝王迷醉的脸知道了即使自己说再多也没用。

“我也没什么要求,就是要你亲手用桃枝刺死他。”辛的脸几乎扭曲起来了。

“你知道我不会从的。”捆住丁飞的绳子因为辛迷惑了他的主人自动解开了,丁飞抽出了腰间的剑。

“小仙丁飞!你敢!”

“你觉得你敌的过我?”

丁飞走出大殿,看着云端下,纵身一跃

“用最笨的方法换你几日周全。”

“我给你人间一载的时间去带他回来。”大殿里依旧弥漫着胭脂的味道,只是辛的脸上添了分吃力。

“怎么了,辛?胭脂少了一味?”毕冉嘲讽的看着她。

“你别贫嘴,你可不想天兵出动把你的小丁飞带回来吧?到时候那群原始人能把他伤到什么程度还要我跟你说吗?”献媚的眼神盯着毕冉。

毕冉握紧拳头,看着那张令人作呕的脸“好,我去啊。”

02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一夜全城的桃花都开了。”娄云鹏咬着冰棍对丁飞说。

“花开了又咋了?你思春了?”丁飞一脸玩味地回答。

“现在可不是桃花开的季节啊,昨夜全城的花都开了,而且不管什么色的桃树开的都是粉色花。他们都说是桃花仙子下凡了。”娄云鹏一脸向往望着天空。

丁飞感觉脑中闪过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仙雾,宫殿,靠,大概是西游记看多了吧。“你整天不是吃吃吃就是神神鬼鬼的,滚去买早餐去。”

娄云鹏嘟嘟嚷嚷的走了,丁飞无所事事的站在弄堂里。风吹过飘来一阵香味,脚边还有几片零零散散的花瓣。丁飞一转身才发现自己身后的巷子里竟有片十几棵桃树组成的桃花林,忍不住走了进去。

说是桃花仙下凡还真是贴切,放眼望去一片明晃晃的粉色,寒风和这春意盎然的景色显得格格不入。

丁飞仔细一看树下还坐了个人,穿着汉服。看相貌是个男人,长袍是较为清淡的粉色,与内衬的白色搭配倒显的仙气十足,丝毫没有大街上粉红女郎的艳俗,丁飞没注意就看得入神了。那人像是注意到自己的眼神走了过来。

毕冉下凡时没掌握好法术,导致城里的桃花都开了,自己也元气大伤昏在了树下。

早上被股强烈的酒味冲醒,知道丁飞就在附近。抬眼便看到巷口站了个人,盯着自己看得入了神,起身便走了上去。

他没变,毕冉的心不禁揪起来。丁飞不是像他一般的凡人后成仙,而是仙胎出生。仙根里没有凡根的丝线,即使是毕冉这样的后天成仙的强行投胎也会遭受极大的痛苦。

仙根被一根根抽出替成凡根,就像将人身上的筋一根根抽出,更何况丁飞还极力保住了仙基。成熟了的心智也被强行重塑。

强忍着泪水“敢问公子姓甚名谁?”

03

丁飞很懵,眼前此人不仅穿的是古装,说的话也是刚进入到白话文阶段。他说了很多,丁飞听懂了了的也只有他认识自己,让自己先收留他。

“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丁飞小心翼翼的问着。

“鄙人毕冉,公子可否叫丁飞?”毕冉倒是听懂了他的话,听见丁飞回应了自己还稍显开心。

“万一是骗子怎么办?可他一个人话也不好说,穿的衣服还奇奇怪怪的要是遇到不测怎么办?还是带他回去吧。”丁飞不知是同情心泛滥还是如何,就将毕冉带会了家。此后他只记得桃花味真刺鼻。

幸好毕冉的身高体型与自己相仿,衣服都还穿得上。倒是这一头长发难以解决了,还得带着他出去剪。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何要剪我的头发?”毕冉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剪个像我一般帅的不好吗?”丁飞做作的甩甩头,逗笑了毕冉。

去理发店的路上毕冉的长发被人指指点点的,丁飞一个个都瞪回去了。他们俩一个纹身一个长发,丁飞倒是觉得莫名的般配。

毕冉剪头时一直看着丁飞,眼睛里的不舍不知是对头发的还是怎么的。剪了头发的毕冉便也不在看他了。反是换到丁飞看他。

丁飞还没仔细端详过毕冉的相貌,如一笔浓墨的眉毛勾勒出的形状刚好,眼睛大而又不失英气,鼻梁挺立的高度如同打了玻尿酸一般。

熟悉,熟悉的可怕。仿佛他日日夜夜伴在自己身旁一般。他入了神,在自己脑中极力寻找着毕冉的身影。脑袋刺痛了起来,脑中再次闪过了些许画面,不是毕冉欢笑的画面就是自己与他合欢和他光滑白皙的身体。

身体如同撕裂般的疼,拖着毕冉就回了家。回忆在脑中散开,画面整合。身体里有什么东西逐渐生长。

回忆的不断叙述,重叠后,丁飞闻到熟悉的酒味。

长安变了好多,让毕冉认不出了。街边的小摊没了,那个总在街边和自己打招呼的小妹妹也不见了。一砖一瓦消失了,换成了反射着光的高楼,毕冉老想着要是到了最顶上说不定还可以看见自己的桃花岛呢。

丁飞带他去剪头发,他摸着那束长发愣了好久“这头发,还是你与我一同续的呢。”

说的很小声,丁飞自然没听到。

剪了头发丁飞便盯着自己看了好久,眉眼间又多了丝他熟悉的感觉,又闻到丝强烈的酒味。毕冉刚注意到了丁飞的怪异就被拉回了家。

“冉冉,”毕冉不禁一惊“我回来了。

“丁飞!你为何如此委屈自己?你不知道强行替换凡根有多痛吗?””对他所有的思念和以往压制的泪水一瞬间迸发而出。毕冉双生无力的捶打着丁飞的胸口。

“没事了,我回来了,回来了。”丁飞拉住毕冉的手将他圈在怀里,拭去他的泪水。毕冉一抬头就对上了他的唇,和丁飞的舌头纠缠着。

“一载,我们仅有这一载。”毕冉说完了这句话,丁飞便再没给他张嘴的机会。

04

他们是挽着手进入大殿的。

前脚刚踏进,脑袋里便开始嗡嗡嗡的叫唤着。依旧是胭脂味,只不过浓的呛人。抬头一看还是辛,丁飞先发现了异端。

“仙魔同体?你撑的住吗?”丁飞抽出了腰间的剑,散发的酒味盖过了胭脂。

“你来了啊?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你了!”辛变得疯疯癫癫的。“不需要了,不需要了。”嘴里絮絮叨叨着。

一股热流划过丁飞的脸旁,身旁的毕冉惊叫了一声,三种味道便厮打在一起。

一阵强烈的胭脂味后,其他的味道也轮番加入。

桃花香与酒味渐渐淡泊。

传说那天,许多人在天空中看到了两颗流星互相缠绕,作伴。

05

丁飞今天家里又要酿酒,母亲叫他出来捡多些桃花。丁飞自己心里也清楚,母亲只是不想要他捣乱罢了。

弄堂七扭八歪的,快绕晕了才找到那个有桃花的小巷。无所事事,丁飞心里的不服气消散了倒也还是开始捡起桃花。

树后走出个与丁飞年龄相仿的少年。

“喂,你为何拾我家的桃花?”

06

你持桃花我持酒,可否与我酿一壶醉生梦死?

————————

希望这个结局你们能喜欢.